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《鼠药》世片化学公司的故事。

2019-08-14 00:14:06


鼠药


人物


胡刮 世片化学公司 董事长


胡妻 胡刮妻子 地下诊所老板 医生


黄总 世片化学公司 总经理


(幕启


(海边一所别墅里 厅堂 窗外有大海景色


(海涛声


(胡妻上


胡妻: 喂,喂,胡刮,胡刮!胡董,胡老板!(未见回应)


胡妻: 怎么不见人声?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到这来的吗?今天他又┅┅(见地上一堆小纸片 拾起)


清理厕所,没用;私家侦探,没用;东南亚办证公司,骗子;温馨小姐,呸,恶心;救急中心,电话995,救救我,嘿有意思,995,救救我,有意思!


我和老公结婚二十年,


不到花园月下前。


就到别墅在海边,


煲汤炒菜把鱼煎。


要管住男人,就先管住他的胃,给他个惊喜!嘻嘻!(顺手把一报东西放在茶几上 )


今天路过街市,想起老鼠猖獗,买了一包老鼠药,看你老鼠哪里逃!(下)


( 胡刮上 略带醉意


胡刮: (敲门 未见回音)天王盖地虎!嗨,怎么没有声音,还是我先到了。(用钥匙开门)


胡刮: 老,老婆!(见茶几上物品)你看,他先来了!我今天得放松放松,上网聊聊天。(打开电脑)太累了,质监局科长到公司,检查了今天出厂的老鼠药,我总算打发了他们走啦。


(坐下 喝茶 见茶几上放的东西)


嘿,知我者,老婆也,她在乡下就知道我喜欢吃花生米,今天还特意为我买来了。(说着就打开嚼了起来)


胡刮: (对电脑 )哎,上去了!


(敲打键盘)(娇恬样)猫王大哥,我是小妹。


什么,7456,气死我啦!


(敲打键盘)54mm,michy。我是美眉,米其小姐,就是哪个米老鼠。怎么酱子的,哈哈,┅┅


(胡妻上 扭住胡刮耳朵


胡妻: 嗨,你怎么一回来就聊上了?谁是酱子,说!


胡刮: 哎,哎,酱子,酱子就是网络语言,这样子啦!


胡妻: 谁知道你们什么酱呀,醋呀,一群网虫!


胡刮: 哎,哎,老婆,今天难得到这来渡周末,你就让我放松一下吧!


胡妻: 你该不是又跟哪个美眉聊上了。


胡刮: 嗨,那能呢!我今天呀,是扮小姐,美眉,假的,我扮的是哪个米老鼠小姐啊。


胡妻: 听黄经理说呀,这几天你们可紧张了。


胡刮: 哎,又是改包装,又是应付监督局沈科长的检查,弄的我┅┅这不,刚刚从酒席上离开,就赶到你这来了!


胡妻: 哎哟,我的胡董,老公,你,你事情搞掂没有?


胡刮: 搞,搞掂,搞掂了。沈科长说,叫我们改改包装,改改包装。


胡妻: 改包装?什么意思?


胡刮: 你这都不懂,上次我们公司出厂的老鼠药,是假药,根本毒不死老鼠的。


胡妻: 那改包装有什么用处?


胡刮: 沈科长,够朋友!他说呀,把包装一改,原来他们查到的假老鼠药就是冒牌产品,我们的才是正牌。


胡妻: 那就是,他帮助我们把造假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。


胡刮: 那当然咯,推得一干二净!


胡妻: 哎哟,老公,你交的朋友可真行。


胡刮: 什么朋友,他还不是伸手给我要这个!


胡妻: 多少?


胡刮: (伸出两个手指)这个数!


胡妻: 两千!


胡刮: 不对!


胡妻: 两万?


胡刮: 不对!


胡妻: 我的天啊, 二十万!你的朋友也太黑了吧!


胡刮: 什么朋友,一群王八蛋!


胡妻: 那你能不给他?


胡刮: 哎呀,我的老婆,你还想不给他?我还是托了黄经理找关系才把他请出来的呀,你不想想呀,如果不给这个数,上下无法打理,加上几年的违法造假, 一罚就是上百万。


胡妻: 上百万?


胡刮: 这罚上百万不算,还要把我公司列入黑名单,追究我的刑事责任。


胡妻: 这沈科长也够狠的。


胡刮: 现在可好了,有钱能使鬼推磨,摆平啦!


胡妻: 那好哇!老公,今天我特意急着回来,炒了几个菜,先给你压压惊!


胡刮: 老婆,今后我们可要加倍小心,政府打假的力度是越来越大了。


胡妻: (惊谔地)谁开了茶几上这包东西?


胡刮: 我开的,老婆,你知道我就喜欢这花生米。嘿,香,早就进了肚子了!


胡妻: 什么?你把茶几上的那包东西吃了?


胡刮: 吃了!香呀!


胡妻: 吃完了?


胡刮: 吃完了!


胡妻: 哎呀,那是老鼠药,是我给过街市时买的!


胡刮: 什么,老鼠药!唉——(呕吐样)


胡妻: 老公,老公,你到底怎样啦!


胡刮: 哎呀,怎么办哟,我已经吃了!


胡妻: 那怎么办呀,老公哇!


胡刮: 那叫医生呀,快叫医生啊!


胡妻: (哭泣)千不该万不该,我今天不该从街市过,买回这该死的老鼠药。


胡刮: 哎哟!救救我。


胡妻: 救救我,995 。对对对,打电话。(掏出小广告 拨打电话)喂救急中心吗,这里有一个病人,


胡刮: 吃了老鼠药,


胡妻: 吃了老鼠药。


胡刮: 就要死了,


胡妻: 就要死了。


胡刮: 谁能扑灭燃眉的烈火,美眉的眉。


胡妻: 谁能扑灭燃眉的烈火,美眉的眉。呸,你这德性。啊,啊,不好意思!海涛别墅15号,对,对!


胡刮: 要快,要快呀!


胡妻: 老公,我先给你打一针吧!


胡刮: 我知道你开的是地下诊所,你那点本事,我还不知道,哎哟!


胡妻: (提着针筒)唉,老公,我正好在这里留了两只解


毒药,先给你注射吧。(胡妻扎针)


胡刮: 她死马也当活马治,我庸医只好当良医。快,要快呀!


胡妻: 哎哟,糟了!


胡刮: 怎么了?


胡妻: 我刚刚想起来,这两支解毒药根本不起作用。


胡刮: 怎么了?


胡妻: 这两支药啊,是我们诊所为唬弄患者,用生理


盐水配的假药。


胡刮: 哎哟,那你,快,快叫救护车!


胡妻: 老公啊,你安静点,救护车叫了。我听说呀,中毒的人不能急,不能动,这一动呀,毒液加速运动,毒素就会侵入更快,加速死亡!


胡刮: 我,不动,不动。(僵硬地)那你,快打电话啊!


胡妻: 老公,你坚强些,坚强些。


胡刮: 你把老鼠药的包装盒给我看看,是什么样的公司,连我这样的造假能手都被骗了。


胡妻: 老公,老公,你看。


胡刮: 世片化学公司,什么?这是我们公司的产品?


胡妻: 哎?这不是明明写着世片公司吗?


胡刮: 上面画了个猫?


胡妻: 画了个猫!


胡刮: 嘿!那太好了!


胡妻: 老公,你怎么了?


胡刮: 老婆,快,快打电话说我们不需要救护车了。


胡妻: 什么,这不是开玩笑吗?那救护车一来,不就是要几个钱吗?


胡刮: 哎呀!老婆,这老鼠药就是我们公司的产品,假鼠药,


压根儿就不能毒死老鼠。


胡妻: 救护车来了,叫医生给你检查一下,不是更保险吗?


胡刮: 唉,不行,要是来了,影响就大了!


胡妻: 有什么影响呀!


胡刮: 你看看救护车一来,把我送到医院检查,又洗胃,又


灌肠。


胡妻: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一次肠胃大扫除吗。许多歌星呀,影星呀,都是这样作美容的,这是小资生活。


胡刮: 哎哟,我的妈呀,你是小资要去大扫除你就你去,我可不去受这个罪。到医院还要化验呕吐物,那我们造假药就全暴露了。


胡妻: 好,不去就不去,万一今天买的鼠药是真的,那可怪不了我。


胡刮: 什么,真的,有可能是真的吗?


胡妻: 你们今天不是在应付检查吗?谁都知道送检的可是真老鼠药!


胡刮: 那今天的包装画是大猫还是小猫?


胡妻: 好象是大猫吧!


胡刮: 什么?大猫!哎呀,大猫可是真鼠药呀!是今天才推


出来应付检查的。快,快打电话。


胡妻: 哦,救救我,995 。(拨号)喂,喂急救中心吗?我是海涛别墅15号,对,对。


有一个吃了老鼠药的病人,是,要快呀!


胡妻: 老公,救护车出来了,你可要挺住啊!


胡刮: 老婆,这回我可能不行了。


胡妻: 不行了?老公,你还要挺住呀!


胡刮: 我想呀,我们这一辈子,可不容易呀!年轻的时候我们下乡到大山沟里。


胡妻: 在一个月淡风清的夜晚,你把我引诱到了后山。


胡刮: 那是你自己经不起诱惑。


胡妻: 在那月牙儿东升的时刻,


胡刮: 是你把初吻给了我。


胡妻: 呸!还不是可怜你。


胡刮: 你带来了五香花生米。


胡妻: 你当时热泪盈眶,说是比山珍海味还香。


胡刮: 当时你脸儿发烫。


胡妻: 你就那么傻。


胡刮: 你还扑扑掉下眼泪。


胡妻: 你一个劲地安慰我,说别哭,我会带你走,远走高飞,到一个过上好的生活的地方。


胡刮: 这不是吗?我们进城当了工人。


胡妻: 你开机器,我在食堂。


胡刮: 夫妻好比鸳鸯鸟,比翼双飞在工厂。


胡妻: 社会上刮起了下海风。


胡刮: 我们一起投入了经商潮。


胡妻: 那可是口口咸水,滴滴汗水。


胡刮: 赚钱虽不多,但温饱有余,理得心安。


胡妻: 可我们经不起钱的诱惑,


胡刮: 听信了要发财,靠乱来。


胡妻: 我办了个黑诊所,你办了个黑公司。


胡刮: 通过这几年的坑蒙拐骗,我们公司刚赚了一点钱。


胡妻: 我开的地下诊所刚刚兴旺。


胡刮: 我想啊,我们的甜密事业刚刚开始,我就要离去!


胡妻: 老公你要坚强点,过去你不是常说,最后的胜利往往在坚持一下的忍耐之中吗?你还可以为人类作更大的贡献。


胡刮: 老婆,!现在什么都假,什么假酒、假烟,潲水油┅┅我死了,你带着孩子,要好好过。


胡妻: 老公!


胡刮: 菜要吃自己的,


胡妻: 油要用自己的,


胡刮: 肉也要吃自己的。


胡妻: 什么?吃自己的肉?嗨,老公,你是不是,神志不清了,┅┅


胡刮: 我,我可能不行了!


胡妻: 你的脸,怎么是黑的?


胡刮: 也许是心血变黑了吧!


胡妻: 老公!你,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


胡刮: 老婆,我死了,你说媒体会报道吗?


胡妻: 报道?那很可能是小报的一则标题新闻,造假者被造假害死,活该!


胡刮: 我们公司新包装的鼠药,这可是真材实料,用来应付


检查的。这种药,两分钟有反应,十分钟就喘气,三十分钟上西天。


胡妻: 那么,老公,现在已过了五分钟,那就是说再过一会儿,你,你就要上天了!


胡刮: 这几年,我们做了这么多假,可是要遭报应了!


胡妻: 老公,再怎么造假,我这个老婆可是真材实料啊,你


看这脸,没有做过整容;这眼,也没有割过双眼皮;这┅┅


胡刮: 好了,就别说了,现在看来,除了妈妈没有假,连爸


爸都可能是假的!


胡妻: 哟,老公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怀疑这些年来我对你的感情有假吗?


胡刮: 唉,老婆,你对我的感情不假,可是我┅┅


胡妻: 什么,你的感情也有假?你还有对不起我?


胡刮: 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我就向你坦白了,就是公司王小姐。她,她,她对我可是真情实意。我┅┅


胡妻: 什么,果然是这个小妖精。难怪我到公司来,人人都对我投来异样眼光。


胡刮: 老婆,我现在是快死的人了,也就请你多多原凉,我


以后再也不敢了。


胡妻: 以后,你,你还有以后吗?


胡刮: 是呀,这个以后也太难得了,太难得了!


胡妻: 哼,我,我,我下辈子再收拾你!


胡刮: 我的老婆,还是真的,眼睛还是那个眼睛,鼻子还是


那个鼻子,老婆还是那个老婆。


胡妻: 看你,到这份上了还不老实。


胡妻: 我已经这个样子了,你就多说几句赞美的话吧。


胡妻: 赞美的话,对,(旁白)人家说这是叫什么,临终关怀。啊!(哭泣)


胡刮: 这救护车怎么还没来?


胡妻: 我给你唱个歌吧。(唱)宝贝,┅┅


胡刮: 别唱了,快打120! 胡刮: 那你刚才拨的是什么电话?


胡妻: 那是救急中心,急救中心的说那是一个假冒的医疗机


构。救急中心的救护车根本没有资格,都给查扣了。


胡刮: 救急中心,急救中心到底那个是真的?


胡妻: 是急救中心,不是救急中心┄┄唉,看我现在都搞湖涂了。


胡刮: 那你拨的电话号码是哪里来的?


胡妻: 那是从门逢里塞进来的广告呀!


胡刮: 唉呀,你看看就这么湖涂,你的假诊所也不就是这样发黑广告的吗?


胡妻: 呸,你们世片公司,才是发黑广告呢!


胡刮: 我们是大公司,发的是大广告,我们叫的是策划,策


划你懂吗?


胡妻: 策划,谁不懂!那是骗局的代名词。


胡刮; 是谁告诉你的?


胡妻: 还不是你们公司的黄总。他说,你们公司经过一翻策


划,黑企业变名牌,假药变特药,销售节节上升。


胡刮: 好了,好了,老婆,快叫真的救急中心,不不,是┅┅


胡妻: 是那个救,不,急救中心。(转身,欲拨电话 电话玲响)


胡妻: 喂,是,哦,是黄总。我老公吃了你们公司的老鼠药了,人都快死了,遗言都交代了你这才说来呀,快呀!什么?那太好了!(放下电话)


胡刮: 老婆,黄总说什么了?


胡妻: 他说,公司生产的真鼠药,本来就是应付检查的,没有投放市场。


胡刮: 那就是说,我今天吃的不是毒鼠药,是--


胡妻: 五香花生,五香花生!(胡刮,胡妻面面相视 拍手,拥抱)耶!


(敲门声,胡妻开门。 黄总上


黄总: 胡董啊!听说你吃了公司的鼠药了?


胡刮: (精神地)吃了,好香,五香花生。


黄总: 我看看。(接过胡妻递上的包装袋)


胡妻: 看,这就是你干得好事,差点要了老板的命。


黄总: (从公文包拿出一个放大镜,认真审视包装袋)嗨,假


的,假的,你看,这猫的眼睛。


胡妻: 一只大,一只小。


黄总: 这就对了,这是我们公司假药的暗记。


胡刮: 这就是说,我根本就没有吃毒鼠药?


黄总: 没有!


胡刮: 绝对没有?


黄总: 绝对没有!你看这猫呀,对老鼠开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
胡刮: 为什么?


黄总: 这猫呀,跟老鼠是网友,早就好的不得了了!


胡刮: 你怎么知道的?


黄总: 刚才我还在网上假扮猫大哥,勾引了一个老鼠mm,那老鼠美眉还说,7456,气死我了。嗨,可爱,可爱死了。


胡刮: 什么,你是,猫王大哥?


黄总: 怎么,你,你是,鼠小妹,mm,美眉?


胡刮: 什么乱七八糟的,都是假的。


胡妻: 好哇,黄总,你勾引女孩子勾到我老公,你们都欺负我,我跟你们没完!


胡刮: 好了,好了!小黄,你干得好,这一次又为我们世片公司立了一功,我要好好地奖励你。


黄总: 我,我!


胡妻: 黄总,你怎么啦,拿出上网的劲头,别不好意思吧!


黄总: 不,胡董,我对不起你,你交代我办的事,我就没有办好。


胡刮: 什么事?


黄总: 就是质监局沈科长,他根本不是质监局的,他是公司王小姐叫人假扮的。


胡刮: 啊,王小姐,哎哟,天天说爱死你啦,虚情假意!那我们的20万都给骗走了?


黄总: 是,都给骗走了!


胡刮: 你说这沈科长是假的,那王小姐也是个骗子,那你是真的?


黄总: 哎,胡董,老板,我,我,货真价实,真的,真的。


胡刮: 那质监局这边?


黄总: 攻关根本就攻不过去,今天真正的沈科长带着执法人


员,把公司查封了!


胡刮: 唉,我的妈呀,造假,造假,造得连真的都没有了!


黄总: 胡董,您别急,您别急!


胡刮: (拉着黄总,瞪眼看),我能不急,我,我在看,认真


看,你是不是假的,假的!还有你!


胡妻: 老公,你别急,我可是真的,真的!


胡刮: 假的,都是假的,哈哈,都是假的,哈!


黄总: 他疯了?


胡妻: 疯了!


黄总: 快,快拨救急中心电话。


胡妻: 不是救急中心,是急救中心!


黄总: 记不住了,到底哪个是真的?


(落幕)


相关阅读:
QQ代刷 https://www.6ass.cn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